迪拜皇宫一个神父的探索

- 编辑:admin -

迪拜皇宫一个神父的探索

三个植物学家——荷兰的德弗里斯、迪拜皇宫德国的科伦斯、奥地利的切马克几乎在同时发表了各自的论文,而且,在论文中都称赞了一个奥地利人孟德尔,说他发现了重要的遗传学定律,是“遗传学的奠基人”。这究意是怎么回事呢?  原来,他们3人各自在遗传学研究上获得重要发现,都准备发表论文,就去查阅以前的文献资料,又都发现了1866年的奥地利自然科学学会年刊,这本杂志上有孟德尔的论文。这使他们非常吃惊——孟德尔远在他们之前,竟然已经如此深入研究了遗传现象。   孟德尔生于1822年,他本是奥地利的一个农家子弟,父母都是园艺家,对各种植物都很有研究,这对小孟德尔当然大有影响。  1853年,孟德尔从温那大学毕业后,来到布隆的修道院,就终生在那里过着神父刻板、宁静的生活。虽然他生活的那个时代正是科学兴旺发达的时代:达尔文正在英国著述进化论,巴斯德正在法国研究微生物。然而他生活在那个四周围着高墙的小小修道院里,对外界知道得很少,他不像达尔文那样有周游世界的机会,也不像巴斯德那样有许多研究科学的朋友。  但孟德尔却有着足够的时间,修道院里还有一块园地,这就使他也有可能做出像达尔文、巴斯德一样令人瞩目的成绩出来。  孟德尔研究的是生物遗传学。我国自古来就有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”的谚语,有人还说过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生儿会打洞”,这些谚语实际上就是说的遗传现象。那么,究竟是什么原因,或者是什么力量,能使生物有遗传现象呢?我国古代好像还没有人提出过这类问题,可能是因为这现象太自然了的缘故吧。倒是2300多年前的亚里士多德提出过这类问题:“有一个白种人的女子嫁给一个黑种人,他们的子女是白色的,但到了孙儿那一代之中,又有黑色的。那么,他们白色的子女中,如何藏着黑色血统的呢?”  问题是提出来了,但在两千多年的漫长岁月里,没有人能答复这个问题。现在,孟德尔准备来解答这个问题了。  孟德尔利用修道院里的那块园地,栽培了许多植物,并做了许多杂交试验。他所试验过的植物有豌豆、龙头花、山柳菊、紫茉莉、菜豆、洋莓、毛蕊花、玉米等。他还养了些蜜蜂和小白鼠,对它们也作过杂交试验。  经过比较之后,孟德尔把自己的精力集中在豌豆的杂交研究上。为什么选用豌豆呢?因为豌豆是一种严格进行自交的植物。原来豌豆花不等到花瓣张开,雄蕊上的花粉就落到雌蕊的柱头上,完成了授粉作用。而且花瓣裹得很严实,不会让别朵花的花粉有侵入的机会。这类通过严格的自交传种接代的植物,各种不同的品种都能保持自己的独特性状,这对孟德尔的实验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              孟德尔将一种高个儿的豌豆,与一种矮个儿的豌豆进行杂交。当高个豌豆快要开花的时候,他把一朵花的花瓣扒开,摘掉还未成熟的雄蕊。然后,用袋把这朵只有雌蕊的花套起来,不让别朵花的花粉飘进去或者由昆虫带进去。等到雌蕊成熟的时候,他用鸡毛在矮个豌豆雄蕊上一擦,花粉就附着在鸡毛上了。这时候,把套在高个豌豆的花上的纸袋取下来,把这鸡毛往雌蕊的柱头上轻轻一擦,杂交就实现了。第二年,都长出了高个碗豆。孟德尔让这种高个豌豆自花授粉,结出种子。第3年,这些种子成长之后,出现了有趣的现象:有的长成高个儿,也有的长成矮个儿。高与矮之比为3∶1。这些豌豆经自花授粉后得到了种子。第4年,孟德尔又把这些种子都种下去。这一年出现了更奇特的现象:那矮个儿的种子,长出来的都是矮个儿;而高个儿的种子,除了有三分之一长成高个儿外,剩下来的却仍以3∶1的比例产生了高个豌豆和矮个豌豆。  孟德尔在这个实验的基础上,提出了关于遗传因子的分离定律:“每一植株都具有两个决定高度性状的因子,每一亲体赋予后代一个因子。高的因子是显性,而矮的因子是隐性,因此杂交后第一代的植株全是高的。当这一代自花受精后,这些因子在第二代中的排列可以是两个高因子在一起,或者两个矮因子在一起,或者一高一矮,一矮一高。前两种组合将会繁育出同样的后代,各自生出全是高的或者全是矮的的植物,而后面的两种组合将以3∶1之比生出高的或矮的植物来。”  孟德尔还提出了遗传学上另一个重要理论——遗传因子自由组合定律。可是,这开创性的伟大成就却未能引起当时社会的注意。虽然他的论文发表了,自然科学学会的年刊也分送到欧洲和美洲的大约120个图书馆里,可没有一个人能弄懂孟德尔这篇论文,也没有一个人能认识这篇论文的重大意义。  1884年1月6日,62岁的孟德尔在布隆修道院悄悄地离开了人间。一直到他死去16年后,人们才了解到他创立的学说的伟大,并在布隆立了一座石像来隆重纪念他。孟德尔在修道院花园里默默无闻的劳动,终于得到了世界的公认!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